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周刚(水彩)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视频】【雅昌专稿&视频】周刚:纠结中前行

2019-11-06 08:26:32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作者:邹萍 
A-A+

PJuHY2EMkoWTNngo34YTjpBuXowNo7FqQpgTK345.jpg

周刚

周刚端坐镜头前。

原本只着一件短袖T恤,强健肌肉隐而欲发。

“会不会不够庄重?”他有些担心,找来件深色外套方安心。

这像极了他的艺术路径:若跳开“矿工”或“水彩”标签,可能性实际很大,但多数情况下他选择“隐”,但又“不想认输”。

“我希望我的绘画在这种纠结中不断前进。”

Q:艺术头条

A:周刚

学院精神&人文精神

Q:观您的作品,强烈的学院精神使人记忆深刻。这一特点是浑然天成亦或有意为之?

A:这在我看来,是一种对艺术或艺术家的严格要求。

首先是对自然充满敬畏,对所要表达的人、物和事充满敬畏。其次,要有传统的造型能力,它当然一直在变,但核心没变,即能较准确地表达心中的人和事,有对时代、自身和社会的责任感,以及对绘画本身孜孜不倦的追求和自我发问。再次,中国美术学院有良好传统。我自8岁进校后便从未离开学院,这种对艺术的追求和使命感变成了血液里的一种责任。

我不赞成派别之说,但显然,我的绘画是有根基的,我知道我从哪里来。我是一个北方人,到南方这么多年,画里显然有北方的骨,也有南方的秀,更有中国美院的传统,所以很难说它是什么,但这么多年来我的出生地、我所生活的地方和这么多年工作的中国美术学院等综合造就了我今天绘画的风格。

v3vOuCrtmJigjubpyIndUBZKuFdbP0uvBAHfQU6R.jpg

2019年周刚水彩画——《带蓝色头盔的矿工栗兵》105x75cm

ovvxtzVFkZft5sNy6YR4LzhVOgUwwWZPSC7aresJ.jpg

2019年周刚水彩画——《矿工乔凤兵》150x113cm

Q:作为一名学者型水彩画家,勤奋著述是您特点之一,目前所知,单是您个人所编的书籍、图册就不下30余部,在水彩画界称得上翘楚。您是如何理解艺术家的“人文精神”?

A:所谓人文精神,就是了解我们不知道的过去,让你知道我们的祖辈也遇到一样的问题,甚至更大、更严重,他们是怎么走过来、怎么克服的。祖辈们通过劳动、生活、创造,对天、对地、对你、对这个社会的认知,慢慢集合成了更多更广泛的能力。但这个过程中,“立场”是核心,你是站在大家的立场还是个人?是站在更广泛的立场还是某些小集团?如站在更广泛的立场,你会受到更广泛人的认知,更广泛人的利益也会回报你,当然历史会有个例,但总体来讲,站什么立场很重要。

回到今天的绘画,如果仅站在个人自我表达的立场,可不可以?可以,但要准确,否则会变成蛮干,为什么?“与任何人没关系”可能会让你的绘画形成一种风格,可能会在某种程度让人觉得有趣或有特色,但更广泛意义而言,要想绘画中有人文精神,得从历史来,得理解那些人和事,画面中才会因此带有那些人和事的愿望、习惯、精神和对生活更美好的追求。

我更希望我的作品有来处,希望作品中有祖辈的基因,这自然就有本土文化的气息。

qJNPYZwCCsyiFkofTs2qsal5EdUV52ZDyi2wjcq5.jpg

2019年周刚水彩画——《矿工姚福》150x113cm

gCYcEIgu1N0ZRJVlbQvpmRfXsApqFTdrZorzde4V.jpg

2019年周刚水彩画——《矿工张存亮》105x75cm

kOgRy4mkEIG9mtsc738kedXLIlc5he5YXqSGJRE1.jpg

2019年周刚水彩画——《矿工张国强》105x75cm

画画的确很纠结

Q:除了人物,您还画了大量的风景。色彩和用笔更内转含蕴,但线性笔触与团块画面带来的灵动浑拙之味却愈发浓厚,有时竟意外地有中国水墨山水的气质。这其中的思虑是如何而来?

A:国人对山水的描述有更深远的背景而非仅是风景。我希望我的风景画是山水,画的是乾坤。此外,我希望我的人物画形象不要太清晰,甚至简单化,一个团块就能表达很多,但好难。怎么样能达到?不知道,但我会朝着那个方向努力。如去矿区写生,矿工的脸黑,我每次都想画得什么都看不见,但每次都没达到,很失落。而每当我画成一团黑时,形象本身活生生的力量又被模糊了。我希望被模糊后人物嘴的力量、手指的力量都还在,但很难达到。

zJ2QCgh7d8LfXaACLGiWcNxjMIBWVk5DihupdGM0.jpg

2019年周刚水彩画——《富阳松筠别墅》105x76cm

HPASvBSWCy5BcOt3hffjQglftltIanCrp51VmvdQ.jpg

2019年周刚水彩画——《歙县渔梁坝三斗古街》105x76cm

Q:艺术家自我突破的过程非常痛苦,因为不知道路在哪儿。但您就是不断地去试,去做。

A:有一首歌里唱:路在脚下。不见得。路在哪里?路在前方,前方在哪儿?不知道。对画家而言,如果与社会紧密结合,可能会迷失自己,但如果不与社会接触只管自己表达,可能会变得很霸道或很张扬,或很不被人理解。真正的坚守很好,但很可能是自生自灭,可艺术家又必须有这样的坚守,至于未来会怎么样,其实跟你没关系。

Q:回到画中,您的作品大气简约,但细节丰富细腻,视觉元素的本质提取十分吸睛。如肖像作品多不过分强调形貌特征,似以主观心象为主,却多能“真实画出”对象。这种方法或风格是您想要的艺术趣味吗?

A:这个问题很好。画画的确很纠结,我每次画到中途几乎都会觉得画不下去,因为非常害怕重复。通常,“变化”其实就是颜色、构图、形象或场景的细微变化,但这根本不够,可如果不坚守自己,你又会变成什么?形象不清晰,别人不知道你是谁。

多年前我就为这个问题纠结,于是给自己的绘画找了个方向:本土现实主义。近些年我努读了些书,对画面的理解有变化。如过去看待“虚实”,虚就是无,实就要形象清晰,但今天看来,虚可能会变成“道”,即更大的自然,而“实”则是一种艺术表达。另外,过去画一个形象就是形象本身,但今天,我更希望画面表达的是“良知”,形象是有良知,色彩是有良知的,色彩参与的形象表达也是有良知的,但它不是画面中的善良,而是传达出来的一种和谐力量。

我希望我的绘画在这种纠结中不断前进。之所以纠结,是希望变,变从哪儿来?不在于画面的新或奇,而完全出自内心与思想。从哪儿找?一是与古代先贤对话,与这个世界上所有智者对话;二是面对自然的自身体悟。

4Mu2kefBL55p79QjKnZWL1PlLAN90YrP4SZVYjNw.jpg

2019年周刚水彩画——《右玉右卫镇街景》56x76cm

Pju7YS9FSx8WEV5LtJCAI0PbbxAjS8spA0CWUjl8.jpg

2019年周刚水彩画——《右玉右卫镇南城门》56x76cm

本土现实主义

Q:您刚才提到至少有两种途径可以接近想要的东西:一是读书;二是面对真实生活,所以您提出“要到生活的第一线去”,极其重视写生。对您而言,写生带给您最大的优势是什么?它真正的价值又是什么?

A:人生活在现实中,头顶太阳脚踏着土地,活着时必须把活的力量表达出来,才可能为后世留下点什么。仅从书上来,没有第一手感受,“你”是留不下来的,所以写生非常重要,它是一个窗口或一扇门,与今天的社会密切结合。写生对象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对你的认知,对你作品的认知,很多有趣的东西会改变你,我画了这么多年的矿工,矿工的很多想法对我的绘画很有用。

同时,今天的世界和风景山水,一代代人都看过,你有什么独特体会?如果没有,仅学习显然不够。对画家而言,不写生很可怕,甚至写生不够、对生活的深度理解不够也都很可怕。现在很多画据照片而来,像塑料人,因为对生活没理解,其实就算每天写生也不一定理解,为什么?没有全身心投入。但写生形成习惯又很可怕,所以每次写生都须尽最大努力归零,别让自己带着所谓的经验写生,你以为自己知道,其实是高看自己,生活每一分钟都在发生变化,所以我写生时,努力今天不画昨天,今年画的矿工如果和去年一样,没有意义。

我努力求变,能不能达到不知道,但每次都会带着这样的问题去努力。  

v7GMMVX56z4bMMLwp0dApkHx79ygTqouwB7hpOvs.jpg

2018年周刚水彩画——《矿工-南更超》105x75cm

SNAHOs2olb4TDwhZtGIeDkrtqK7akrn74WYWuDV5.jpg

2018年周刚水彩画——《矿工-王金江》105x75cm

Q:矿工题材是您艺术创作的主脉络之一,十余年的实践可谓深刻链接了“中国的现实”与“东方的情怀”。可否借此聊聊您对“本土现实主义”语言的理解?“本土现实主义”是如何成为您作品的基因密码和创作方法论的?

A:“本土现实主义”的“本土”,是指我生活的这个民族和国家,有我的先人,有我的后来者,有我的同代人,这片土壤养育了我,所以我长成了现在的样子,说这样的语言,这就是我的出处。我对这些人、事及土地充满感情,也最了解。

我常常出国,看到国外的一些建筑、形象、人物都很激动,很美、很入画,但当我把它们画下来时,会发现和心灵中对艺术的追求相隔甚远。我不敢在里面蹂躏,也不敢再建设。而当我画身边这片土地和人与事时,我敢破坏,可以画好、画哭、画笑、画坏,画里有他、有我,有他和我共同生活的这个时代。这段时间过去了,他没了,我也没了,我就是要画他在这个阳光下的灿烂笑容以及我在这个阳光的纠结。

这就是写实,就是我对本土写实的坚守。

Q:很多人喜欢您作品的色彩,浓烈单纯却个性普世,可否简要谈谈您对色彩的理解?

A:写生时,我的色彩变化较少。创作时,我把色彩作为画面的一种结构,因此特别注意几个问题:一,形象是画面的一部分,画面是画面的全部。画面是什么?所有形象共同塑造的结构,让形象参与结构,让结构参与画面。我不希望我的画面是文学表达,靠一个眼神或一块颜色告诉别人是什么,我希望我的画面是艺术表达,传达的是整个画面而不是画面中的某一个形象、某一片颜色。

nXKz2zoYgs5TwQ9gik6wo93y0LQfzutDupV3rN5N.jpg

2018年周刚水彩画——《山西高平申家村》76x105cm

wGebjrlaQkyl5uENdALOXxWBuKRu17UwfFEa4Jun.jpg

2018年周刚水彩画——《申家村农家小景》105x75cm

希望通过水彩解放自己

Q:你最爱“水彩”的什么?或者说,“水彩”最吸引您的是什么?个人而言,您觉得当前中国水彩的研究重心应该是什么?

A:这些年来,国家和社会提供了很多机会让我选择,但我就在大学毕业后选择了一次:水彩。契机是考大学时,阴差阳错没被油画录取而被设计录取,但我想画画。大学毕业后在设计系工作,那画什么最合适?水彩。未来我也会一直画水彩,不会再选择别的。

一个人的生命非常短促,今天选择了这个,明天选择了那个,精力根本不够,所以我这一生就选择了这一个,但就这一个都觉得能力相当不够,因为要表达的东西太多,时间太不够,该读的书没读,该画的画没画,该搞的创作没搞,该写的东西没写,一晃已是满脸皱纹,所以怎么选择?没时间选择。我也做过一些别的事情,但不是选择而是尝试,我没有别的能力和时间再去做别的。

我爱水彩,它会画着画着就画坏了,还改不了,不像油画可以改,国画可以补,水彩一点办法都没有,坏了活该。如画了一个月,最后收尾时收坏了,沮丧都没有办法,这就要求你一定要精力集中,尤其是大画收尾,我通常都会先睡足觉。

另外,水彩对我的帮助也很大,因为这么多年画水彩,它带来了很多纠结、难过、痛苦,也带来了种种利好:它让我找到了自信。我在水彩面前可以肆无忌惮地投入想法,这些在今天的社会中往往不好表达,但在画里,我敢。水彩忠诚地接受了我对生活和艺术的追求,而且坦然地告诉我,能力就这一点?来啊!每次面对它,我都觉得太强大,就想在上面突破与表达,但,好难!  

但我不想认输。因为一旦在这个问题上输了,在别的地方也会输。反过来,在这个地方成了,在别的地方都会成。因为人生面对的所以问题其实本质相同,所以我希望能通过水彩解放自己。

EKB1vz1Y0ccN1q9UBOGLLZsMYiIRIimlDGSeSTHz.jpg

2018年周刚水彩画——《园之缘·园之桥》75x105cm

MnD7kdlnh5TDmVNOkQoKtmq2j2IdvWtZpEYyK93U.jpg

2018年周刚水彩画——《园之缘·园之阳》75x105cm

Q:您觉得,水彩画艺术创作的高度应该是什么?

A:这个问题我常常思考,但很难回答。在我看来,今天中国水彩走的路是健康的,但有很多限制,如对水彩问题的哲学追问显然不够。你为什么这样画?这样画有意思吗?它是怎么来的?这样画下去又会怎么样?这类一出一进的理解不够,如我们看河面上船来船往很热闹,归根结底就是一来一往的关系,这对绘画的帮助很大,但这些问题我们追问的少了。

另外,今天中国水彩人有使命担当的群体太少,画画的群体太多。对中国水彩的未来走向,相关文化社会思想研究文章显得浅薄,研究深度不够,艺术家的自我检讨、自我反省不够。今天很多年轻画家们的探索精神很可贵,但对时间的浪费太可怕。

Q:多年来,您的作品有诸多探索与尝试,努力在作品中构建艺术的原始理性秩序,清晰地显示了您力求自我发展的痕迹。回头看时,主要的变化是什么?又有什么是一直未变?

A:我希望一直是有方向的在路上的人,至于结果,由后人评说。一个人生命阶段的秘密是自己没有能力揭破的,我没这个资格,也没这样的认知和高度评述。也许是昙花一现,也许仅仅是个开始,也许根本什么都不是,但我还是会以极大的热情一直画下去。

eqH6cFLbMofeEvw9yE5ymZ91MJQUcVNtSygRSrWr.jpg

2018年周刚水彩画——《新来的矿工》150x420cm

Q:您刚刚携手雅昌进行了第二次鉴证备案,对此事的看法是?   

A:这是一件好事。首先,梳理、整合资料,以及专业人士的拍摄,都对艺术家日后的出版和印刷工作有用。其次,今天艺术家的作品很多会被模仿,专业机构负责任的梳理和认证当然很好。此外,画家的作品大多到处扔,几十年画下来都认为丢不了,实际上经常找不到,此举会促进艺术家对作品全貌的认知和自我梳理。

希望未来跟雅昌长期合作,也希望这样专业机构的专业行为能够协助更多的艺术家。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周刚(水彩)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