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周刚(水彩)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周刚 | 四进甘庄煤矿

2019-08-05 15:14:56 来源:看水彩 中国水彩作者:
A-A+

mfzJJJRE90G9CFqZvVeIc3m8OJ3NPS7SjtxaM8Rv.jpg

甘庄煤矿

我知道我画的矿工里,

有我在矿区里所有的感受,

我知道情感和艺术同样重要。

xFxgV0GttinW5qbtJ1vLCUOQ80imzPd0TViEfJnT.jpg

  周刚,中国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学院中国水彩画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水彩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流行色协会理事、教育委员会副主任。

omZKlyCCGvl34IQamrGfGpR8ucgoRJyAHhxl2YjF.jpg

矿工张国强·局部

  四进甘庄煤矿

  文/周刚

  ///   这里变了

  第一次去山西大同甘庄煤矿,算起来有8个年头了,今年是我第四次再进甘庄煤矿。到矿上已是傍晚,几位老朋友热情的接待了我们,我们相互谈论着,几年来各自的变化和过去我们之间经历的事情,大家都变了,那个声如宏钟、体格强壮有矿工般黝黑面容的矿长变得消瘦,却不再喝酒了。行前,我心里隐约在担心着见到矿上的兄弟们,都会豪爽的端起满碗的酒畅饮,我已经有两年多几乎滴酒不沾。到矿区的第一顿饭,酒将是我最难推脱的一件事,没想到的是,过去的老朋友都不再劝我酒,他们自己也都少喝酒了。饭桌上都谈起了各自身体的不适,变了,我们都变了。但我们都不愿说出我们老了,矿工兄弟更是不愿说,我知道他们的心思,所以我也不说。往年进矿里,我都喝得烂醉。第一顿饭的时间也很长,我们恨不得把我们所有要说的话借着酒劲一吐为快。可这一次吃饭的时间并不长,大家吃着谈着,安静很多,淡定很多。饭后别时,我们紧握的手却沉甸甸的。变了,我们都变了。

  饭后,我换了行装,和画友决定去看看饭桌上老友说的变化了的大同。晚上的大同灯火辉煌,远远地看见城墙的角楼,一个个高昂着骄傲的头颅,实在让人惊艳。高高的城墙下有近十米宽的树带,再向外是宽宽的护城河,护城河再外是宽阔的步行道,步行道的外围是环绕整个老城的景观林。月光印在护城河里,灯带勾勒出城墙的形状与几十米一个的箭楼似天垂吉象。好一个黄天厚土,煌煌疆城,壮哉!好幸福的大同人竟生息在饮尽沧桑、绝唱岁月的帮城脚下。我们决定绕古城一周,走了两个多小时,12.4公里,一路感慨,城下见千里,行者生远心,大同变了!

7y0HWd1LSEaCWNELdF7JTKCa4qEjgCQYFtY4xRrZ.jpg

休息的庄稼汉

  ///   与矿工扯谈

  这次进甘庄煤矿最大的感受是矿上安静了很多,我到调度室去看老梁,老梁在调度室的监控里给我指点着每个工区正在劳作的工人,我问他,工人是不是比以前少了,他没有正面回答我,只是说现在工人上班没有夜班了,是两班倒,矿工升井的时间也变了,第一次升井是上午11点,第二次升井是晚上9点。原来我们是一早就站在矿口等矿工,画到1点多又有新的矿工升井,可现在,矿工升井时间与我们作画的时间完全不吻合。我追问老梁,矿工是不是比以前少了,老梁只是说这是矿里自然减员。随后,老梁便带我们到井口画画的地方。

  作画时,我一直带着不解和矿工们闲聊着,我问他们上次我画过的胡子矿工还在吗?他们跟我说他前年去世了,我问他们是为什么,他们告诉我是老毛病,我便不再问什么了。一天画到一位能说会唱的矿工,很快他勾起了我们诸多好奇心,我不断向他问了许多问题,他如数作了回答。他说,矿里的矿工比以前少多了,现在每一班下矿的矿工只有七十多人,以前是一百多。所谓自然减员,就是矿工们老了或者其他原因离开矿上,矿里也不再招收新的矿工了,他说他也再有几年就退休了。看他十分健谈,我又向他提起了我以前画过的几位矿工的名字,他当即就为我叫来了我以前画过的矿工老祝,老祝走近,我几乎不认识他了,他热情的向我打招呼说他现在已经调到检测部门工作,不再下井了。一个标志的、挺拔健壮的北方汉子,见到我来,他忙前跑后,帮我打水,支画架,给要做模特的矿工送上一杯水,看着老祝穿着干净的衣服,他告诉我他的孩子在一所名校读研究生,听他讲着他的变化,真是由衷的为他高兴。一位老实巴交的矿工老魏和他扯谈起他的月收入,他的收入不高,问他在井下做什么,他操着一口浓重的乡音,说了半天都没有理解他在井下的工作。矿上的朋友叫来了老魏队上的队长,经队长的一番解说,我们才知道老魏在井下的工作是分带工,队长给我们解释了分带工的具体操作,老魏垂着双手站在队长的后面频频点头,队长走了,我们给老魏点上一支烟,看老魏已是满头大汗。和一位新来矿上的年轻矿工小郭扯谈时,他带着一副眼镜,刚从井下上来,手里还拿着一双手套,和别的矿工相比,他的穿着上显然要讲究些,虽然也是满身煤灰,但气质上还是有所不同。小郭很腼腆,他对未来的工作踌躇满志,他希望他的努力能有好的回报,他希望他在矿上能闯出一番事业来,他的眼神里有着年轻人特有的迷茫和倔强。

FIAdpyhE4A5belBNPd4Zk3g6ffJFJ5NZvgZmAe9O.jpg

甘庄煤矿

  ///   马强找见了

  走出矿区就是农田和矿区边因为矿区而形成的一个小村庄,矿工的家人们就住在这个小村庄里,方圆十几里,灯光最亮的就是矿区建筑物上“甘庄煤矿”几个霓虹字。晚饭后我带着新来的画友到矿区边上的小路散步,远远看去,一个矮墙边几个老乡正坐着聊天,我们便凑了过去。他们辨认出我们是画家,其中有一位还说他也被画过,我说那一定是我画过你了,他说不是你,不认识你,我赶紧脱下带在头上的帽子,他却一脸惊喜地跟旁边的老乡说,就是他,就是这个画家。我向他们打听,有一位叫马强的矿工,他现在怎么样,刚才说话的那位中年男人操着一口乡音对我说,我就是马强。我完全不认识我身边的这位中年人,几年前我画过马强,而且因为画马强还发生了一件轰动矿上的不小事情。我画马强的这幅作品还常常在一些刊物上选用,我还写了一篇文章,叫做《马强不见了》,写了当时发生在矿里让我难忘的一些事情。许多记者采访我,我也给他们讲了马强不见了的故事,那是一个很意外却很动情的故事。我问面前的马强,你现在记得家里的电话吗?马强还是那样的回答,我不记得了,记电话干什么,上井就回家了。我又问马强,你媳妇好吗?他回答,好着嘞!我说,你要好好待你媳妇,她很关心你,很爱你。马强似乎想起了当年我画他的时候发生的那些事,不好意思地看看我,看看身后的老乡,语气似乎有点随便的说,女人嘛,就是那样。我却分明能够感受到,他言语背后的那一丝男人的傲娇,我牵着马强的手,借着黄昏最后一束光线,在矮墙边合了影。几年前,在矿上画马强,因为马强晚回家了两个多小时,马强的女人哭着到矿上找马强,引出了矿上一个不小的事件,回来后我把这个事件记录下来,写成了故事《马强不见了》,今天又意外的见到了马强,非常高兴,圆了我的一个梦,“马强找见了”。马强变了,脸上明显的多了些沧桑。我想,我应该也是,光阴又会饶过谁。告别了马强,我们顺着乡间的小路往前走,我们想走的远一点,可走着走着天就黑了,看见远处有一簇灯光,我们知道那又是另一个煤矿,天黑不敢再走远,我们深一脚浅一脚,瞄准了“甘庄煤矿”几个霓虹字往回返。回来的路上,我心里还在想着,马强他们应该还坐在矮墙边,聊着天,等着我们吧。远远的看到矮墙,我也看到了马强和几个庄稼汉还在聊天,我一阵欣喜,可走进一看,矮墙边却空无一人,马强不见了,马强应该是回家了吧。

  矿区边的小村庄,房屋并不高,夜色里的屋子漏出黄黄的灯光,小村落的街道上空无一人……

  不知怎么的,我突然想起了仓央嘉措的一句话,“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一桩不是闲事”。世界上的许多事发生了却没有被人们说出来,你不说,他不说也就没任何人知道,你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们都不知道,可就在这黑漆漆的小村庄里,一个没有一盏路灯的小村庄里发生过许多事情,没被人说出来,我们都不知道。

gINU6kkddMmhylFSlhm3P3qDgz8h0Nss0xmoniDH.jpg

大同华严寺

  ///   阳光里的大同城

  几次来甘庄画矿工,都舍不得时间到城里看看,这一次,矿长执意要求冯主任陪着我们去大同城看看。几年来,矿长总是隔三差五的从微信上发给我一些关于大同的链接。链接里的大同在变化着,变得越来越美。冯主任带着我们去了华严寺,寺院坐西向东,地位显赫,我沿着台阶登普光明殿。一脚刚落上平台,一位北方大汉身体硕壮,光着头穿着宽松的,似乎被改造过的道服,胸前挂着大大的念珠,念珠直垂在他隆起的大肚子的底端。我眼前时空扭转,一个活脱脱的鲁智深模样的人和我打招呼,他滔滔不绝的向我介绍华严寺,并由此引开介绍大同历史,谈到了到大同几乎人人都会谈到的一个名字,大同的前市长耿彦波。他们对耿市长在大同短短五年市长生涯的工作交口称赞,这位鲁智深模样的汉子告诉我他是研究历史学的,现在退休在家。他在讲大同历史的时候,引经据典,句句凿实。冯主任接过话题,也谈起了耿市长,并从手机里翻出了耿市长写的大同赋给我看“大同者,尧舜之治政,天地之化育,人世之理想。大道之直行也……”读完大同赋,听着身边的人夸着他们的耿市长,心中充满了对这位市长的深深敬意。为人为官,做正直的事,走正见的路,心怀光明,敬畏天地,他身后百姓赞美,他的事业和百姓的美好都如约而至,今天的大同便是。

  冯主任又带我们去了九龙壁、善化寺、法华寺,每到一处都让人惊艳不已,心生感慨,一个不能汲取千年文化精华的人注定行无来处,没有未来。登上大同古城墙,指点江山,好一个阳光里的“天下大同”。不舍大同,不舍老友,矿长开完会风尘仆仆的赶来为我们送行,我们相互拥抱。别时,矿长反复叮咛,再来,有空再来。我却像刚吼完一段秦腔戏一般,嗓子眼干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知道我画的矿工里,有我在矿区里所有的感受,我知道情感和艺术同样重要。

pUqH0Ui4OHKdVVVhPGMZqAq5wHZv7k1SVltfZFNT.jpg

带蓝色头盔的矿工栗兵 / 105x75cm / 纸本水彩 / 2019

fUvMXNBMXZExNLIKduPVl9LRCNcWvz2gpsBi4REV.jpg

戴眼镜的矿工郭辉 / 105x75cm / 纸本水彩 / 2019

QA08dq3jFmsuY85EpUJMjBudlrovKFd6jnvA6pA3.jpg

矿工梁邦德 / 105x75cm / 纸本水彩 / 2019

10A0CeL3TNPe9vSPZjWRwXyhztRgG0b36vGf2kVr.jpg

矿工乔凤兵 / 150x113cm / 纸本水彩 / 2019

HJjR39hN1kjeiMm6TXVDfCM24P17lqFh1GoOjmzI.jpg

矿工师启云 / 105x75cm / 纸本水彩 / 2019

C6hywBhxwwuhcyPR6YDTYpfAyDhRHRwdxAk36tEA.jpg

矿工王治国 / 105x75cm / 纸本水彩 / 2019

HHi9v3oG2dQHlZLXRmtnq3zrMM0cPjewqdZwngIQ.jpg

矿工魏钱 / 105x75cm / 纸本水彩 / 2019

AXPB0ZGBdwAwjdESL7gA5elcsdkQVjkZk1M8gGlV.jpg

矿工姚福 / 150x113cm / 纸本水彩 / 2019

PkWFgXyROlzTVRHwZWljgkfPQH3hOs12gx3K9DZi.jpg

矿工岳有为 / 105x75cm / 纸本水彩 / 2019

TQr1HQJAr3Ubl8U74UXnWDKbANsIRbCGK96S3HVe.jpg

矿工张存亮 / 105x75cm / 纸本水彩 / 2019

qpSp50KO32yItWddmYOw7UZNHxrH2I9Wf2CLtyQl.jpg

矿工张国强 / 105x75cm / 纸本水彩 / 2019

s2lHy6fJiGQcOPhcpAjMQjaxB5PGEPdQf2nrOYfB.jpg

矿工张全有 / 105x75cm / 纸本水彩 / 2019

  ///   右玉写生·2019

Kt122LZpYIeGZNT5tNBUaqgxE0hvKFI80n43fu83.jpg

右玉·威坪堡村

3r8yLUQ6tiqOaD3IWPDD6Lip7Lq7BkhIRIOLFGUr.jpg

右玉·三十二长城

LoFv6jVqwxIjL9dDOvVjUBLWNhfSfVHL0J1fgFkN.jpg

右玉右卫二分关 / 56x76cm / 纸本水彩 / 2019

byjOm9ci804URqUOMhppzOhXI4kPm7Vr9p7o8X5M.jpg

右玉右卫后窑村 / 56x76cm / 纸本水彩 / 2019

3CXaCyYAh3gfFf7YL5WKiHNj4bNTOmWG3qbOnNak.jpg

右玉右卫镇街景 / 56x76cm / 纸本水彩 / 2019

YAyXBLTn4xLrFm3VN1j6QF4p1EYwE0RUNATbEPZ4.jpg

​右玉右卫镇南城门 / 56x76cm / 纸本水彩 / 2019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周刚(水彩)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